强占爸爸(双性) 作者:远上白云间

 

文案:

原创  男男  现代  高H  正剧  美人受  高H

易文柏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收养了十三岁的易尘,养了四年关系还是不亲近,却没想到,自己早就成了对方的猎物。

易尘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要把易文柏困在自己身边,为此他用尽手段,迷j-ian、强迫、威胁、伪装,甚至是疯狂的想*大养父的肚子,让他怀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……

伪父子年下,1V1,走心走肾,受是双x_ing,不出意外有生子,坚定的HE党~

谢谢支持!

 

 

 

第一章 迷j-ian养父,发现养父的雌x_u_e

  易尘看着牛n_ai锅里沸腾的泡泡,没有犹豫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来。那个瓶子被他捏的太久,已经染上了他的体温,易尘拔掉小小的瓶口,将里面无色无味的液体倒在牛n_ai锅里。

  神秘的液体很快跟牛n_ai融为一体,半点都分辨不出来。易尘将煤气关掉,把牛n_ai倒进一旁的玻璃杯里,用小托盘端着往厨房外走去。

  易文柏并没有在睡前喝牛n_ai的习惯,他这段时间出版社催稿催得紧,工作的时间长了一点,睡眠不足就有些头痛,他并没有跟易尘说,却没有想到他能发觉。但他看到易尘端来的牛n_ai还是愣了一下,抬头看着头发有些长都遮住了眉眼的高瘦少年,“这是”

  易尘平静的开口,声音带一点沙哑,“牛n_ai有助于睡眠。”

  易文柏神色中有些意外,他以为这个名义上的儿子讨厌自己,讨厌到经常不愿意面对他,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关心自己。

  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心底涌了出来,易文柏脸色都变得舒缓,语气柔软,“谢谢你,你放着吧。”

  易尘不肯放,难得执着的看着他,“我看着你喝下去。”

  “可是好像还很烫”易文柏看着少年略显y-in郁的神色,将牛n_ai杯小心翼翼的端了过来,轻轻吹了一口气,才啜饮了一口,牛n_ai真的有点烫,他被烫的吐了吐嫩红的舌头,这一幕落在一旁的少年眼里,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,手指也捏紧了。

  易文柏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又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,只想快速的将牛n_ai喝完。他边吹边喝,也花了近十分钟才喝完,上嘴唇上留着一圈r-u白色的n_ai渍,他伸出舌头扫了一圈,将n_ai渍舔掉,尤不自知这样的动作落在养子的眼里具有多大的诱惑力,微笑着将牛n_ai杯一扬,“我喝完了,你早点睡吧,杯子我来洗。”

  易尘没有说话,只是将杯子拿了过去,转身出了他的书房。

  易文柏觉得他有些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,伸了个懒腰,去卧室的卫生间洗了个战斗澡,然后躺在床上,蜷缩在被窝里,眼皮跟打架一般沉沉睡去。

  易文柏睡觉时卧室门都会反锁,易尘已经研究了好几遍开锁的方式,所以他等到十二点钟后,确定易文柏睡熟了,才轻易的打开反锁的房门,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。

  易文柏的卧室很大,是这两层小洋房中面积最大的一间,他的床也很大,人却小小的一个,只躺在床的一侧,似乎留着另一侧要给谁睡一般。这段时间天气都很好,月光正溶溶的从窗边照s_h_è 进来,投映在易文柏那张安睡的脸上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恬静极了。

  易尘有些难耐的快走了几步,走到易文柏的床边,看着他的眉眼,心跳如同鼓擂一般,跳的又激烈又响亮,让他都有些奇怪为什么易文柏没有被这么吵闹的声音惊醒。

  哦,他被自己下了迷药。

  易尘想到这个事实,心跳慢慢沉静下来,他手指摸上了那张肖想多年的面庞,指腹沿着眉毛到挺翘的鼻尖,再到红润的嘴唇上。他动作又轻又缓,落在肌肤上,像是羽毛扫过一般,易文柏即使在睡梦中也感受到了痒意,微微的抿了抿唇。

  易尘像是被惊醒了一般,眼神变得狂热起来,他俯下身,看着那两片樱粉色的唇瓣,只犹豫了一秒,就将自己炙热的嘴唇印了上去。

  好软,很有弹x_ing,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样。

  易尘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,膜拜般的舔着那两片唇瓣,将它舔的s-hi透泛着水光,才去舔开他的嘴巴,往他口腔里探去。睡梦中的易文柏轻轻的呻吟了一声,乖顺的张开嘴巴,将歹人的舌头放了进来,攻城略地一般舔弄着他的口腔,最后缠上了他的软舌。

  一缠上易文柏的舌头,易尘就跟要疯了一般,狂乱的吸吮着他口腔里的津液,将那根舌头吸进自己嘴里亵玩,又勾缠着交汇,直到将养父的吻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他。

  易文柏呼吸粗重,眼珠子在眼皮底下转动了几下,却还是没有醒过来。易尘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嘴唇,又顺着他的下巴往下吻。

  易文柏年纪还不到三十,睡衣款式却很古旧,是最严谨的开扣睡衣,颜色是深灰色,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,上面泛着一股洗衣液的香味。

  易尘心理年纪成熟,但到底才十七岁,此刻帮他解扣子的手还是忍不住有些抖,虽然抖,却很坚定,他将扣子一颗一颗解开,底下白皙细腻的肌肤裸露了出来。易尘忍不住去开台灯,让光线更亮一点,也让他能更清楚的看清那被常年包裹住的胴体。

  易文柏的肌肤同他想象中的一样,白皙细腻,如同上好的羊脂玉一般,手指放上去仿佛会被吸附住一样美好。易尘迫不及待的凑上去,伸出舌头舔他的脖子,舔他的胸膛,眼睛注意到那两点粉色r-u尖时,理智的弦像是完全绷断了,他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舔了上去。

  易文柏的胸口并不像普通男人那般平坦,而是有一团软软的r_ou_,有点像少女刚刚发育的胸部一般。他的r-u尖敏感的很,只是被舔了两三下就挺立了起来,粉嫩的像是桃花的苞蕊,看的易尘口干舌燥,忍不住一再舔弄含吮,直到留下两个深色的痕迹。

  睡梦中的易文柏轻轻哼了一声,把处在癫狂中的易尘惊醒过来,他懊恼的咬了咬牙,眼睛触碰到那被自己吸的有些肿大的r-u尖上时,忍不住又凑过去亲了亲。

  s-hi润的吻渐渐下移,纤细白嫩的腰很可爱,平坦的腹部很诱人,连小小的肚脐眼都惹人怜爱,易尘几乎用嘴唇膜拜了养父上身每一寸皮r_ou_,等亲够了,手指才去脱养父的裤子。

  松紧带的裤子原本很好脱,易尘往下拉扯却发现没有被脱掉,再试了一下也还是有阻力,这才发现易文柏即使在睡梦中,手指也是扯着裤子的。他轻轻将易文柏的手指弄开,将睡裤往下脱,露出款式普通的白色三角内裤。

  这条内裤他看过,还用它打过飞机,往上面喷满了自己浓稠的j-in-g液,再小心翼翼的洗干净,不留下任何痕迹。此刻它正贴合的包裹住养父的下体,将他最私密的地方遮掩住,想到自己在上面s_h_è 的精水,易尘的眼睛里就积蓄起了浓厚的欲望。

  把睡裤脱掉,易尘又去脱养父的内裤,只要把这一层布料脱掉,这个人才全部袒露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易尘有些兴奋,手指又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,他将内裤往下脱,养父的r_ou_木奉慢慢的露了出来,然后是浓密的y-in毛,然后是

  易尘瞪大了眼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,他呆愣了一下,很快回过神,将养父的内裤快速的完全脱掉,把那隐秘的股间完全暴露出来。

  浓密的y-in毛的掩盖下,两片粉嫩的r_ou_唇依然显露了出来,中间是一颗小小的珠蕊,再下面是一条细缝,上面泛出一点水渍,在灯光的照耀下,显得有些 y- ín 靡。

  易尘并未跟人有过x_ing爱经验,连初吻都在刚刚给了面前的男人,而他的出生太过低劣,从小就被男女欢爱声包围,狭窄的屋子里不时散落着几本色情杂志,连无码的片都在不经意间看过,自然知道出现在养父的股间的这个器官是属于女x_ing才能有的y-in阜。

  各种念头在心里辗转,易尘看着那耷拉的粉色r_ou_木奉,还有下面这个粉色的y-in阜,有了一种终于掌握了养父最隐秘的秘密的狂喜。

  易文柏是个双x_ing人。

 

 

第二章 舔x_u_e,触碰到养父的处女膜,j-in-g液喷满雌x_u_e

  易尘将他的腿分的更开一些,养父柔嫩的腿根处泛着一点s-hi意,凑过去能闻到一点腥味,这股腥味极大的刺激了易尘的欲望。他将y-in阜周围的浓密毛发拨开,将那粉嫩的小x_u_e完全暴露出来,黄色的灯光下,微微有些s-hi润的小x_u_e落在易尘的眼里,让他难耐的咽了咽口水。

  易尘是看过女x_ing的这一处的,而且看过很多次,不管是母亲的,还是母亲的同事的,但都脏臭的令他想作呕,那些紫黑色的y-in道被干到松松垮垮,又被一根又一根丑陋的y-in茎c-h-a入,偶尔会戴套,偶尔是直接的r_ou_搏战,洒出的液体腥臊味弥漫着整个房间,让他藏无可藏,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女x_ing的y-inx_u_e。

  却没想到养父身上也有一个,而且这么漂亮,r_ou_缝也是紧紧的闭合在一起,像是根本没有使用过的样子。

  一定没有使用过。

  易尘眼睛更亮了,在些微昏暗的灯光里,散发出像狼一样的绿光,他紧紧盯着那个小巧的雌x_u_e,下一秒,伸出舌头舔了上去。

  “唔”强烈的刺激让睡梦中的易文柏发出呻吟,双腿合拢,想要把腿中间的异物感挤出去,但被易尘紧紧的按住腿,无法动弹。

  s-hi润的舌头舔弄着那漂亮的花唇,将小巧的花唇含进嘴里温柔的吸吮,又去舔旁边的缝隙,将整个y-in阜都沾染上自己的唾液。

  易文柏皱起了眉头,鼻子间发出轻哼,双腿也不安分的扭动着。易尘看着他y-in唇中间那个冒出头的y-in核,伸出舌头舔了上去。

  “啊”易文柏发出一声尖叫,吓了易尘一跳,确定他不是醒来后,更肆无忌惮的开始进攻他的y-in蒂。易文柏这里似乎极为敏感,y-in蒂很快被舔的硬了起来,连前面的r_ou_木奉都有了反应,颤颤巍巍的挺立着,马眼里开始流着黏腻的汁水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全世界都重生了只有我 作者:肥肥 下一篇:种马总攻的肉欲之旅 作者:该账号不存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