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霸与校霸 作者:东南西北风

 

《学霸与校霸》作者:东南西北风

 

文案:

狗血甜肉,abo,黑化,年下小狼狗

学霸A攻x校霸O受,站稳了!

 

第一章

 

一个脑洞。

学霸长相清秀,校园男神。

因为校霸喜欢的Omega看上了学霸,校霸经常来找学霸的麻烦。

学霸比校霸小两岁,性格很软,被欺负了也不会生气。

 

 

其实学霸暗恋校霸。

当初校运会学霸要上台演讲,不小心弄脏了衣服。校霸是校园小混混,待在班里站队就好了。

校霸不屑地冷笑一声,嫌弃地说了一句麻烦,利落地把外套往头上一脱,甩到学霸的身上。

那件校服外套一直放在学霸的衣柜里,校霸没有问他要回去,学霸也没还。

某天学霸被小混混欺负,校霸路过帮忙,擦伤了手。

学霸想帮他处理伤口,校霸根本不把这点伤放在眼里,也没看自已救的人是谁,不耐烦地叫他走开。

转头就把这人给忘了。

 

 

校霸其实谈不上多喜欢那个Omega,但他是第一次被人拒绝,自尊心受到了挫伤。

他一开始捉弄学霸,偶尔也会把人欺负得狠了,比如大冬天把冰可乐倒了学霸一身。

最后还是不耐烦地倒回来,把外套丢在他身上,转身走了。

走出去老远,还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已有病,干嘛管他。

学霸就小脸透红地抱着那件外套,埋脸闻了又闻。

 

 

校霸一点也不想看见学霸。

但是不见面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,因为他们是室友。

校霸也不知道他们成为室友,是因为学霸在分钥匙的时候,特意拿走了和他同一宿舍的那把。

宿舍是双人间,校霸平时在外面租房子很少回来,基本都是学霸一个人住。

所以校霸拿钥匙开了门,听见学霸手里拿着一件外套,喊着自己的名字自慰时,两人都愣住了。

校霸皱着眉想了一会儿,才隐约记起,自己好像是给过对方一件外套。

 

 

学霸当时脸都白了,看着校霸的�j-ian��都是绝望和渴求,好像下一秒都要死掉的样子。

真是…喜欢得要了命了。

校霸心里一动,又想到那个拒绝了他的Omega,鬼迷心窍地逗了逗学霸,还答应和他试试。

学霸睁大了双眼。

整颗心就像开放的小春花一样摇曳。

 

 

学霸平时看起来清清冷冷的,不爱搭理人,但是内心非常单纯,有点害羞。

和校霸交往之后,整个人就像是开了屏的孔雀,总是脸红地看着校霸傻笑,上课还帮他抄笔记。

校霸胃不好,还不按时吃饭,学霸就每天早起,排队给他买豆浆。

在食堂一起吃饭的时候,小心翼翼地给他夹菜,夹的都是校霸喜欢吃的。

这人长得又好看,又恋爱脑,傻笑的时候,校霸也觉得这人傻乎乎的,有点可爱。

校霸早上喝完豆浆,晨跑经过小卖部的时候看见一个小绵羊的钥匙扣,顺手买来送给了学霸。

学霸激动得眼圈都红了,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,就像收到了什么宝物。

校霸心说这人真是容易满足,笑着把人抱住,低沉地叫他小绵羊。

 

 

 

第二章

 

周末的时候,学霸来约校霸去约会,结结巴巴的,脱口而出一句“我们去图书馆吧”。

校霸本来想拒绝,看着学霸一脸懊恼的神色,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“好。”

 

 

两个人在图书馆里对面坐着。

学霸鼓起勇气,在课桌底下偷偷牵了校霸的手,然后没被甩开,于是傻笑脸红红地继续牵。

回校的路上要经过两条马路。

过马路的时候,学霸小声问:“我可以牵你的手吗?"

校霸挑了挑眉,意味不明地笑了。

学霸没有听到回答,神情似乎有点失落。

却在经过一个小巷的时候,被校霸按在墙上,亲了上去。

双唇相分的时候,学霸的脸都红透了。

校霸舔了舔唇角,坏笑了一下:“还不赖。”

 

 

学霸有一点起床气,早上起来都迷迷糊糊的,歪着头看校霸。

如果出门的时候走散了,还会乖乖地站在原地等校霸。

校霸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憋笑了好一会儿,第二天还是把自己租的房子退了,拎着大包小包搬回宿舍。

说是为了照顾学霸,事实上衣食住行都是被照顾的一方。

 

 

两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住在一起也有擦枪走火的时候。

学霸洗完澡,腰间围了条浴巾,皮肤白的晃眼。

校霸看了莫名口干舌燥,于是扑上去拉着他lu了一发。

比他的烫,也比他的大。

学霸长相清秀,那话儿却不清秀,校霸一只手握不住,心里只剩下“卧槽”两个字。

学霸的恋爱史是一张白纸,初吻也是和校霸,更别提这种事。

被“欺负”了也不会说话,小脸又红又香,眼睛湿漉漉地看着校霸,让人更想欺负他。

校霸一时鬼迷心窍,吻了上去。

 

 

校霸感觉很不可思议。

他一直是抱着和学霸交往,然后甩掉他、羞辱他的想法。

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弯,哪怕对方是个软萌的alpha。

倒也不是抗拒同性恋,而是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直男,钢铁型号的。

校霸觉得自己大概是太久没有找过omega,所以才产生了这种错觉。

于是当天晚上就开车去了夜店,叫小姐进来陪酒。

校霸是个纨绔子弟,家里有钱,和学霸交往之前也没少来这种场所,很快融入了氛围。

舞池里的音乐换到第三首的时候,小姐已经衣着暴露,坐在校霸的身上扭来扭去。

校霸的上衣扣子解开了一半,手刚伸进小姐的上衣里,有人就进来了。

 

 

学霸脸色苍白地站在夜店里。

他面容清秀,身上的牛仔裤洗得发白,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。

校霸冷眼看着他,语气很陌生。
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周围的狐朋狗友们大笑起哄。

一个朋友拿出校霸的手机,通讯录联系人第一位,赫然是学霸的名字。

“你小子,就说你最近怎么不出来玩,原来是换了口味,果然我们一打电话他就过来了。”

“单少真是魅力大啊,这不是咱学校的高岭之花吗?这都栽在你手里。”

校霸淡淡一笑,并不说话。

 

 

那个朋友把手机还给校霸,贱兮兮地拍了一下他的肩。

“这种清纯小绵羊的类型我还没尝过,今天就借给哥们玩玩?”

校霸无所谓地笑了笑:“你喜欢就拿走。”

然后搂着那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出了门,把学霸和那个朋友留在包间。

 

 

 

第三章

 

学霸红着眼睛,疯了一样,和那个人干了一架。

他勤工俭学,还去工地搬过砖,力气本来就大,配上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简直战斗力非凡。

那人还没碰到他一根手指,就被打得捂着脸出去了。

很久之后,那朋友和校霸提起这件事,还会反射性地嘴角抽痛。

“你家的小绵羊,咬人真狠。”

 

 

学霸打了人,在路边打了一辆车,浑浑噩噩地去了校霸的家。

他站在楼下,眼眶通红,看到校霸家的灯亮了一夜,第二天五点才熄灯。

而在不远处,一辆私家车已经跟踪了他许久。

 

 

校霸是过了几天才回到学校的,没有看见学霸。

接下来的好几天,也没有看见对方。

他皱了皱眉,靠在阳台上抽了根烟,拉住一个路过的同班同学,凶神恶煞地问学霸的下落。

“你说沈格啊,他出国了。”

 

 

与此同时,沈格站在国外的一座灵堂里。

身旁的律师知道他的身世,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。

“你的外公临走前,把全部遗产留给了他的独女,你的母亲……你是她唯一的儿子,你外公的财产就归你了。”

沈格点了点头,看着外公的遗体,眼睛红了一圈。

这个从未遇见的陌生人,却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。

 

 

沈格离开的第三个月,校霸又犯了胃病。

他不按时吃饭就会胃疼,以往一日三餐都是沈格亲手做好,哄他吃的。

胃疼的时候,还会给他热一杯牛奶。

他疼得在沙发上流冷汗,下意识地喊那个人的名字。

“沈格,帮我拿杯牛奶。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天上砸下一只系统君 作者:秋之恺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