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瓶邪同人)『瓶邪』至此万劫不复_庄十三三

《『瓶邪』至此万劫不复》庄十三三

阿鼻地狱是你

刀山火海是你

万劫不复都是你

内容标签: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第1章

掀开茶盖,凉凉的看了跪在地上的男人一眼,吴邪垂下了眼睑。

屋里很静。

大李颤抖得愈加剧烈,明明已经入秋,汗水却湿了背心。

“这样吧,九折如何?”吴邪挂着浅薄的笑意,轻呷了一口茶。

大李的绝望几乎深到了骨髓:他家只有五个人啊——“三爷…”

“剩下那半个既是答应让他活着,自是不会让他死的。”吴邪搁下茶,双手jiāo叠在膝上,口气平淡得很随意。

大李眼皮子一抽,张了张嘴,却是没能说出点什么。

一阵诡异的寂静后,大李终于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:“疯子!你他妈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!”王盟旋即上前几步轻易制住了发疯的大李,下意识的看向了吴邪。

“唔…王盟,让他活着,寄给刘老板,就说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,”吴邪用单手支起了头,“告诉百家老板,这斗,下了。”

“是。”王盟将大李拖了出去。

秦皇陵啊…吴邪揉着太阳xué,眼神淡漠。

手机响起来了,吴邪垂下眼帘——“哪位?”

“哈哈,天真是我啊,”胖子一如既往雄浑又粗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,似乎十年蹉跎于他并没有什么变化,“听说你要下斗啊?”

“是。”掀动薄唇,吴邪面无表情。

“捎上胖爷啊——话说是去挖谁的墓?”胖子一个人自言自语便把这事给定了。

电话那头陷入沉默,连呼吸声都没有。

时年,道上都说吴三省这只老狐狸一旦笑了,阎王且让三分,但现在道上说吴家三爷——根本没有人敢提及他的名字——一旦沉默,阎王怕三分。

估计也只有胖子这种人才能自说自话到吴邪应下一句了。

“哎,天真你这样子不行啊,下斗摸金怎么能没有胖爷我呢?”

“天真你不会是想私吞吧?”

“天真…”

“秦皇陵。”吴邪抬起头,看着一张灿若桃花的肥脸蓦地出现,不见丝毫诧异,修长的食指果断的划拉了挂断,然后再次jiāo叠成宝塔状。

胖子大大咧咧的便挨着吴邪对面的椅子坐下了——从来没有人敢坐的位置——“天真这是gān啥去?摸金?也没有听说你最近缺钱啊?不然找胖爷借?这个利息嘛,可以商量的…”

吴邪端起茶杯,慢条斯理的掀开蓝花瓷的茶盖:“找东西。”

胖子立即笑的像朵jú花了。

他没有拦着吴邪,因为以前不是没有试过。

结局是他和解语花,黑瞎子讲的真挚诚恳,吴邪就瘫着一张脸和他们沉默到底,时间一到,照样拎包走人。

也试过武力,结局是吴邪朝自个儿手腕子来了一刀,还笑着问:“继续嘛?”

解语花是最早放弃劝说的,他点了一支烟,半云半雾地道:“有些事情,是迫不得已的。”

后来也都算了。

吴邪依然呷着茶,表情淡漠。

到下斗那天,胖子才发现吴邪一个伙计都没带,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走进了一间坐落在深巷的古宅里。

一进门,就看见四五个人彼此沉默的立在院子里,都是道上有名的好手——老龙婆,小qiáng,初青,还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人。

百家有德一见吴邪立即搓着手迎了上来:“三爷,久仰久仰。”

吴邪淡漠地“嗯”了一声,就直接杵在了门口。

胖子一向是自来熟的,奔向那几个人就是热情问候:“啊呀,龙婆婆啊,qiáng哥啊,初青啊…哎,这位是——”

胖子的声音夏然而止在那人逐渐转过脸的淡漠里:“小哥?”一如多年前不变的眉眼。

胖子转过脸去,怔怔地看着吴邪。

果然是连头都没抬,束着手,静静立着。

张起灵瘫着张脸,默默地看向了胖子,难为胖子竟然还读懂了——“吴邪,怎么回事?”

怎么回事?!胖子心中无限咆哮,劳资怎么跟你解释?!!!

末了只得冲吴邪喊了句:“天真。”

没有抬头:“三爷。”

胖子手里的温度忽然就降了下去:“天真。”

“三爷。”

“天真。”

吴邪抬起头来,清明的一双眼睛只看向了胖子:“胖爷。”

终究妥协,胖子没有理会张起灵眼里愈来愈深的疑惑:“给你介绍个人呗,这位,小哥。”

吴邪扯了下单薄的唇:“久仰。”

张起灵瘫着张脸看了吴邪很久,结果吴邪同样面无表情,一双清眸里丝毫没有感情。

最后是以百家有德的一句“出发”结束了对峙。

乘的是火车。

吴邪自动自发的爬了上铺,用一个眼神直接秒杀了同样想爬上铺的小qiáng。

小qiáng是枪林雨弹里出来的,但是当即也是心里发毛:“对不起三爷,打扰了三爷,您继续三爷…哈哈。”然后默默爬了下去。

张起灵也是习惯性的爬了另一边的上铺。

只有百家有德站在车厢外搓了搓手gān笑着:“这个三爷,七个人…”只有六张chuáng…

吴邪半支起了身子,凉凉的看着百家有德,曲起的修长食指在chuáng边栏杆有规律的敲着,良久才一句:“你看着办。”然后又躺了下去。

他不相信百家有德在看见胖子的那一瞬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但是现在才提出来,呵呵…吴邪看向百家有德的眼神愈来愈冷。

最后是胖子去了另一个车厢,临走前还扒拉着张起灵的chuáng边栏杆一脸含情脉脉——只有张起灵看见了他的唇语:“晚上帮忙看着点天真,那个百家有德,不简单。”

张起灵转过脸去看吴邪——面无表情的看着车厢顶部,心里莫名的一阵抽痛。

然后吴邪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了电话。

张起灵的听力一向很好,轻易的捕捉了电话的内容。

是黑瞎子。

“三爷好,花儿怕你忘了时间,硬是催我打个电话哈哈,您老悠着点啊…哎哎,别掐我啊,这不是讲正事呢嘛…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还有,我和花儿已经到地儿了,下面等您咯。”

“药带上。”

“哎,三爷你别想不开啊…花儿你gān嘛啊…总之三爷三思啊!”那边黑瞎子láng狈的挂了电话,斜着眼睛看着解语花:“花儿爷这是晚上不想好好的过了?”

解语花冲他狠狠甩了个白眼:“什么药?”

“什么药啊…”

会死人的药咯…

夜。

吴邪没有睡,按着手机,蓝幽幽的光映得他的脸格外苍白。

又来了,熟悉的悸痛。

以十五天为一个周期,感受记忆在脑子里分崩离析的感觉。

哈哈,这次丢的又是哪些记忆呢…

黑暗、无助、软弱忽然在一个瞬间涌上心头。

是他第一次发病的时候,是闷油瓶走后的第二年。

吴邪的手忽然就颤抖起来,他已经不记得那次丢的是关于谁的记忆了…

忽然想起了一双沉默如潭水的眼睛,一个背影,一个笑着说再见的人…

他想起了发病时自己疯狂的在纸上、墙上、地上写满了张起灵、闷油瓶、小哥…最后在胸膛刻下“张”字,然后哭得不能自已。

无法把握的流逝感,那个七星鲁王宫的身影缓缓的淡去…次日醒来,他盯着满地的láng藉很久,然后想起自己和潘子、大奎、三叔第一次下斗。对,只有四个人。

四个人。

——

“啪”手机掉落。

吴邪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天花板,缓缓将刺入肩膀的刀□□,放在手心细心的擦掉上面的血迹。

自己的血,可是很宝贵的呢。

但手已经颤抖得握不住刀,吴邪缓缓吐出一口浊气:“张起灵?闷油瓶?小哥?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[我的英雄学院]黑胶_xiao丶猫 下一篇:穿斗篷的人与死神阻挡者 隐村 雨杀 追捕 审判 源点 空间旅行者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