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千骨之若念子画_白玉悠哉

《花千骨之若念子画》白玉悠哉

白子画与断念剑的故事

话说,自从遇到了花千骨,师父就倒霉不断,麻烦不停,如今,她死了,师父就几乎疯了,那么就让亲爱的师父把一切统统忘记好了,什么责任,什么天下苍生,什么小骨,都不管了。

至于花千骨,就让杀阡陌和东方彧卿去争个够好了。

1vs1

剑灵小受vs心碎主人小攻

本文不黑花千骨,给她一个幸福的结局

文章类型:衍生-纯爱-架空历史-东方衍生

作品风格:轻松

所属系列:之;白子画与断念剑

文章进度:已完成

文章字数:20892字

第1章 若念

花千骨为救白子画偷盗神器而使得妖神出世,并且在此过程中害死了太白山掌门,她的师兄朔风(女娲石)也为神器出世而死。

因此花千骨被公认为仙界的罪人,白子画作为她师傅,心系长留,心系仙界,81根消魂钉,17个窟窿,101剑(挑断经脉),最后花千骨被流放蛮荒,回来后成为妖神。

最后妖神与仙界最后一战时,花千骨用昆仑镜做成幻境,考验白子画是保六界,还是要她,最后白子画选择为了天下苍生而用轩辕剑杀她。

妖神降世为祸人间,岂非流言蜚语。

其实花千骨也没有主动伤害过谁,却亲眼目睹父亲死去,所见挚友东方彧卿惨死在长留石阶上,可爱的糖宝也离她而去,还要被自己最爱的师父亲手一剑刺心。

她呀,就是心软善良。

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危害众生的生命。

世尊摩严也幡然悔悟了,不再bī迫自己的掌门师弟,可是又有何用呢?

这一场恋爱太过惨烈也太过炽热,无论是花千骨还是白子画都得不到一个好的结局,或许,这就是命吧!他们是彼此的劫!

白子画爱过天下苍生,也爱过花千骨,就是忘了爱自己,才做出如此遗憾终身的选择。

懂得爱自己的人才会更加懂得爱他人。

自从花千骨死后,白子画就疯了一般去找她的三魂六魄,上天入地,翻江倒海,只为了寻觅心里那一抹倩影。

然而,无论他怎样找,也找不到她的一丝痕迹,心里的悔恨日益加深。

最后,他选择了一种在长留仙门众人看来绝对是愚蠢的做法——俗称“发呆”,用他无穷无尽的岁月去思念他的徒弟花千骨,去后悔自己对这个唯一的徒儿所做的一切。

他不负天下,唯独负了卿。

断念剑是他最尊敬的师傅赐给他的武器,它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,即使后来被白子画送给了花千骨,这位妖神的转世。

它用沉默来纵容白子画的消沉行为,这是对呢?还是错呢?

断念剑里有剑灵,白子画是自幼就知道的,但他从未想过,有一天,这个剑灵会出现在他的面前,以一种令他吃惊的方式。

这时候,他沉沦在自己的疯狂的回忆里,留在绝情殿闭门不见客。

绝情殿里满满的桃花耀眼盛开着,清风自来。

殿里,一直安静地待在白子画chuáng榻边的断念剑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,并一边散发出qiáng烈却不刺眼的白色柔和光芒,一边漂浮到半空中,像漩涡般回旋起来,速度越来越快,眨眼睛间,如跳舞的圆圈。

一刹那,天地巨震,长留山上出现霞光,天地之间,山川河流、森林里万千生灵做出臣服跪地的虔诚姿态,而白子画却无暇分神注意到外界发生的一切,他的心神完全放在了断念剑的变化上。

光芒大涨过后,渐渐消退,一个模糊的少年身影突兀地浮现在殿里的半空中。

白子画细瞧之下,惊讶地发现,此人的容貌竟然与他过世的师父有九分相似。

不过,此人是师父少年时期的模样和身形,与他的那位有一身严肃冰冷的气质的师父相比,少年的身上更多的是宛如空谷灵泉般圣洁的气质。

绝色的身姿恍若神仙下凡一般,尤其是那凛然之气和萦绕的剑气之盛,更是震撼了白子画那颗已经麻木多年的心。

“白子画,我是若念。”绝色少年的声音清冷中流露着魅惑,白子画感觉自己的心神有刹那的松守,作为长留掌门,心里的警惕悄然升起,这瞬间里,他遗忘了自己的痛苦。

不过,待片刻后,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白子画早就是个废人。

他终日不问事,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女似的,留在这个绝情殿里,念着过往,憧憬着昔日。

若念觉得自己不该出来,心却违背了理智。

明明早就看出来白子画没救了,还是把一颗心放在他身上,担心他走不出情关,看着他与徒弟上演爱不爱的场景,心里满满的不舒服,却无法自拔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偷偷看着他。

蒙尘神剑——断念剑有过多任剑主,若念却没有真正认可过哪一个人。

若念作为神剑,气焰嚣张又高傲,目下无尘,偏偏栽在了这个比自己小无数万年的白子画身上。

若念有时候也会胃疼的想自己是遭报应了吧!

他舍不得放手,情不自禁的希望近距离触摸对方的眼睛,是不是也会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“……”白子画漠然置之。

什么也没有!若念自嘲,他可是最无情的长留掌门,连教导多年的花千骨都忍痛割爱,更何况自己只是一柄剑。

剑者,如玉君子。

持剑人可以是君子,若念绝对做不到谦谦有礼的君子。

剑灵活泼可爱就好啦!若念一直秉持着这个理念逍遥人间,如今更是觉得有道理。

人间有言:萌即正义。

若念觉得自己萌萌哒。

白子画有些凝重的望着这个自称是若念少年,甚是乏累的跌坐在地上。

他的表情好丰富啊!白子画脑海里突然想到这么一句丢份的话。

最近讲话不经大脑的白子画,无意识地直接说出来了。

祸从口出啊!顿时惹麻烦啦!

若念悄咪咪地瞪了他一眼,维持着自己脸上的高冷范。实则内心戏十足的幻想自己被白子画柔声细语哄的场景,藏在心里歪歪的念头止不住面上美眸里的笑意,眉眼微微上挑,形成旖旎的风情。

白子画真的没有见过几次师父的笑容,他师父永远是一副面无表情僵硬的僵尸脸。

乍一见到年轻时的师父,白子画心情是激动的,又十分不理解的是死了几百年的人也能复活吗?那为什么没有胡子呢?师父不是老死的模样吗?

果然是欠扁!白子画又说出口了,若念觉得自己要不还是变回断念剑换一个人来爱吧!

怎么那么不靠谱?不过看在白子画的年龄对于自己来说也不过是小孩的份上,年纪大的一方应该更让着对方的任性。如此心里吐槽一下,若念心里深呼吸一遍,并重复一遍:我喜欢他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已修

第2章 代价

绝色少年神情淡漠,犹如高高在上的神袛。他的清雅高冷气质是如此的让人触不可及,不容任何人亵渎,如高峰之巅上怒放的雪莲花,又好像是荷花池里清新脱俗的花仙。

他不着片缕,脚尖缓缓地轻盈落地,激不起一丝灰尘。

整个绝情殿有他的出现仿佛更加清冷孤傲了。

一袭雪白gān净的衣裳幻化出来,掩住那美丽无暇的躯体。

见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白子画心里悄然无声的飘过丝丝缕缕的怜惜。却不知道是因为谁的缘故吧。

少年看似柔弱娇小的身躯里,溢出一股令白子画心灵晃动的qiáng大气息,陌生而熟悉,只是沉沦的岁月太久了,白子画已经有些记不清这股力量的来源是何方。

白子画对这股力量一无所知,但是理智终于回来了,最起码嘴巴控制住,就不会乱糟糟的说话。

他在心里默默地暗想:不过,他到底是何人?若念,又是谁?怎么会出现在封印结界无人能进去的绝情殿里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花千骨之春秋萌包子归来_白玉悠哉 下一篇:火影之携手仙途_白玉悠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