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赌城

澳门赌城

“吾乃镇天神剑,身负天地重任,愿庇佑白子画一生一世,生生世世不弃,魂灵为誓,天地见证。”若念清神片刻,遂以真言对天立誓道。

“啊……!!!”

痛苦的喊声从白子画口里逸出,若念心里抽痛了一下,不过,他很快又镇定心神,硬生生抽出这个人的记忆,白子画将要忍受极大的肉/体痛楚与jīng神折磨。

可是,若念不能停下来,一旦停止,就前功尽弃了。

因为两神相争对峙不下,白子画的灵魂将会扛不住这股足以撕裂时空的恐怖力量。到时,白子画就不是失忆这么轻易过关,而是魂飞魄散,不得好死。

若念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,漫长到自己的心都痛得麻木了。

白子画整个人都是飘忽了,面部的扭曲显示了他内心的极度痛楚。

“记忆清零。”一声飘渺忽至,若念心里一轻。

他终于完成了这个禁神法术,此时,白子画的脸色差到了极点,薄唇惨白,剑眉紧紧皱着,一脸的疲惫不堪。

不过,若念心里高兴坏了。心里暗想:我成功了,以后子画再也不会想着花千骨了。

“子画,子画……”

若念轻柔地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着白子画的名字,清冷好听的声音里透着连若念也察觉不到的温柔。

情不知何起,一往而情深。

若念的自尊让他不屑于插足白子画和花千骨的感情世界,但是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,他抛不下心里的障碍,直到师徒二人闹到如今惨烈的局面,他才明白,情爱一事,qiáng忍着自己的感情并不好,白子画不敢爱,连陪着花千骨一起死的资格都失去了。

若念自己不敢爱,只能自卑地假装自己是冰冷无心的剑。

白子画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片汪洋大海上,小舟摇摇晃晃,眼前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记忆片段,有的还是他孩童时期的记忆,一幕幕掠过,小骨拜师的场景,小骨哭着喂血的场景,小骨拔掉珍贵无比的药材当食材煮的场景,小骨被锁起来惩罚的场景,最后停留在小骨香消玉碎的场景,大红衣服仿佛穿着一袭盛装嫁衣美若天仙的新娘子,而不是妖冶魅惑的神灵。

他伸出眷恋的手,却遥不可及。

“不要走,小骨。”只能悲痛地看着眼前的小骨化成一缕缕飞烟,消失在这片灵魂之海上。

白子画渐渐眼泪流到gān了,心渐渐蒙尘,灵魂色彩不再五颜六色,而是恢复成婴儿纯洁无瑕的洁白光芒。

失去了所以记忆,不就是白纸一张。

若念的目的达到,此刻是欣喜若狂,却不知将来会不会后悔,那可说不准,毕竟世事难料,或许他就是死不悔改呢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已修

第5章 醒来

谁是谁非,我只遵循心之所想。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子画,以前的你,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,我有多么的爱你。

不过,没关系。等你梦醒后,你的目光就不会再是坐等枯萎的绝望,你失去的温柔只会属于我若念一人。

你知道吗?在我的世界里,温暖,好像奢望,好像遥不可及的彼岸。

一天,不长。一年,也不短。一百年,仿佛一眨眼。千年万年,我的眼前,永远是一片黑暗。你的出现,就好像一道耀眼的光,让我的心找到了牵绊。

作为镇天剑,就必须要寻找主人,可是高傲如他,岂会甘心听命于人。如此离经叛道,窥伺时空禁忌,作为主动打开时间节点的若念自然也受到了反噬,还要qiáng忍着内伤替白子画完成记忆清零的法术,无疑是拿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。

多年以后,他被恢复记忆的白子画责骂了一顿,还要讨好卖乖才避过打屁股的惩罚,因为不听话,白子画惩罚他的时候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约束,动起手可是毫不手软。

“子画,你要记住,我爱你。”若念眼里的情意浓密似蔚蓝的深海,纤细白皙的手指细细地描绘着白子画俊美绝尘的脸。

白子画的眼珠子动了一下,若念欣喜之下更加抱紧了白子画,就是姿势有些别扭。

少年身形的若念与成年男子身形的白子画抱在一起,那画面好笑极了。

可惜,在场的观众一个也没有。

刚才的法术波动太大,已经惊动了整个长留。

世尊摩严第一个赶过来,可是绝情殿被若念顺手补回了结界。

世尊摩严等人无奈至极的被若念的结界挡在了外面,完全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个满脸的担忧与着急。

“师兄,别着急。子画断然不会出事,他家徒弟的诅咒可是响当当的。”儒尊嬉皮笑脸地道劝慰道,还老不尊敬地拍拍自家严谨师兄的肩膀。

世尊摩严反手一拍,心里恨铁不成钢的念头冒起,这个师弟越来越不长进了,等子画的事情解决完,该要让小师弟修修心才行。

儒尊还不知道世尊摩严要修理自己,还是乐天派的模样。

……

有一种爱,它叫做未来。

它需要你用珍惜去灌溉,才会灿烂花开。

有一种爱,早已融入了期待,它化做了最美的承诺,来给我告白。

对你的爱,有多么深,即使花开花败,我依然在原地,等你回来。

子画,世人总说你无情绝情,可我知道,你的心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柔软,你的温柔足以让世间的男男女女都化做扑火的飞蛾,只为了那一团绚丽的火苗。

你爱得了苍生,放不下花千骨,背负了长留重担,独独想不起陪伴你的我。

我是你的剑,不是你用来伤害重要的人的利器,我是为了守护而存在这个世间。

白子画啊白子画,你到底懂不懂?

白子画睁开双眼,眼神有着刚睡醒的迷雾。

“你是谁?”他的眼神清澈,犹如稚子,说话如风如雾,淡淡然道。

“我是若念,你白子画的爱人。”若念结结巴巴地道,好失败的表现。

若念是剑灵,丝毫不觉得自己撒谎应该脸红,不过言不由衷说的就是剑灵大人,偏偏此时的白子画刚刚醒来,大脑还是一片混沌,对于过去的一切也是记得模模糊糊的,完全察觉不到若念说话的漏dòng和心虚的语气。

在白子画沉睡的时候,在他的梦境里,他看到的是无处不在的黑暗,他不知道自己是谁,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在这个可怕的地方,他想离开这里,好想,好想……

忽然,他听到一个好听悦耳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自己,是的,白子画有种直觉,他喊的人一定是自己,没由来的自信,也许这就是——缘分。

无数年后,白子画一直是如此想的。

当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刻,那个绝美如仙的少年就深深地刻在了白子画的心里最深处。

他不记得过往,也就不会有少年长得像师父少年模样的别扭感觉。

再说白子画的师父一向是严肃的,年轻时候也是那副死鱼眼的样子,没说话就像是石头,说话就像是僵尸。

“若念,我的爱人。”白子画呢喃自述道,心里默默地重复念着这个记忆里出现的第一个名字。

白子画认真思考的表情,迷茫的神色,再配上歪歪头的举动,简直是破坏了他身上清冷严肃的气质,有些呆呆的。

(⊙o⊙)

若念心里不禁偷笑道。(≧≦)

他真没想到,白子画竟然也会有这么……这么可爱的表情。

“你终于醒了,子画,我好怕哦。”若念语气弱弱的道,眼里流露着满满的担心,害怕,以及震撼白子画心灵的深切的情意。

白子画心里一紧,似乎是心疼,又有些不知所措。

此时,他才真的相信了若念的话,心中暗骂自己,也许真的是自己沉睡了太久,竟然忘了自己的挚爱,太不应该了。

“对不起,小念。”白子画放柔自己冰冷的声音道,试图安慰自己的小爱人。 澳门赌城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花千骨之春秋萌包子归来_白玉悠哉 下一篇:火影之携手仙途_白玉悠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