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二)(6)

 

    *

 

    林长宁进门的时候,两位老人还没睡,老太太正在给老爷子擦手脚,林长宁接过去仔仔细细地做完了,事到临头,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,有时候期望太大,反而不敢去承受接下来的失望了。

 

    “长宁,这么晚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虽然这些年儿子不在身边,但毕竟是自己生的,老太太对这个儿子多少还是了解的。

 

    “娘,吨吨是壮壮生的?”

 

    他这话一出口,老太太心里就咯噔一声,她明白长宁想问的绝对不只是这个问题,“这件事咱家里的人都知道。”

 

    “我记得那个孩子的生日就是霜降前一天,壮壮也是,而且壮壮也能生孩子,他是不是我……”

 

    还没等他说完,老太太一口否定,“不是。”

 

    “娘,都这么多年了,你就给我句实话吧,那个孩子真没了?”林长宁的声音里带着乞求。

 

    老太太背过身去,扯条干毛巾擦擦手,“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,没了,生下来没多大功夫就没了,壮壮是你姐姐的孩子,壮壮能生孩子也不能证明他就是你生的。”

 

    “可是,娘,当年我明明听到那个孩子哭过的。”

 

    “长宁,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,你惦记着也回不来,你趁早就死了这条心,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吧。”

 

    老太太的这番话无疑成为压垮他所有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,林长宁木愣愣地垂着脑袋站在那里半天没说话,老太太挺直脊背也不看他,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虽然脾气不好,但年纪大了,脾气收敛不少,看小儿子这样,心里着实不忍,就喊了一声,“长宁。”

 

    林长宁在脸上摸了一把,抬头说,“爹,娘,壮壮的事是我知道了,是我胡思乱想,你们别和姐姐提了,免得她担心,你们赶紧睡吧,没事我就先回去了。”他没有哭,眼圈甚至没有红一下,但那个样子落在旁人眼里,比痛哭一场看着还让人难受,眼睛里暗沉沉的,那是一种希望还没升起,就被人生生掐断的浓重的绝望。

 

    林长宁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,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

    “长宁啊。”老爷子在后面喊他。

 

    林长宁拍拍衣裤站起来,回头说,“没事,爹,太黑了,没看到门槛。”

 

    一直听到院门开了又关上,老太太才转过身来,老爷子埋怨他,“这么些年了,长宁都四十好几的人了,何苦还瞒着他……”但看到老伴儿眼中的泪,他心里叹口气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

    老太太用手背摸摸脸上的泪,“不瞒着他还能怎么办?建明和英养了壮壮快三十年,到头来再还给他?没有这样的道理,长宁是咱的儿子,但咱们也不能太偏心了,当年老大和老二媳妇自己都有孩子,谁也不愿意要壮壮,咱让长和把壮壮抱给建明他们两口的时候,怎么说的?咱说的是,这个孩子以后就给老陈家了,指定不会再要回来。英这些年,为了壮壮,在她婆婆那里受了多少委屈,这也多亏了建明人好,你说换成别人,两口子年纪轻轻的,又不是不能生养,凭什么要给别人养个孩子?你忘了英怀着望望和晴晴那会,因为有壮壮在上面,计划生育那边不给批二胎,望望和晴晴都三四个月了,英差点都被拉去引产了。如果不是建明,别人早就火了,你想想那时候建明是怎么做的,还不是有空就来给壮壮送吃送穿的,那饼干奶粉一箱子一箱子的往家里搬。这些年,咱们都看着,他们哪点亏着壮壮了,养大了壮壮,还带大了吨吨,现在长宁回头想认壮壮,咱如果说了,怎么对得住建明和英两口子?”

 

    “你说的,我都明白。”所以他刚才才忍着没说话,“可是看长宁刚才那样子,对壮壮也没忘了。”

 

    “长宁要是怨就怨咱俩吧,当初说孩子没了,是咱俩拿的主意。”当时如果不说孩子没了,依长宁的拗脾气,怕是过不去那道坎儿了,那他这辈子就算是完了。一开始就错了,就只能错到底了。

 

    “总算长宁还有个戴维。”

 

    “是啊,他还有老婆和孩子,不用担心他以后孤孤单单的。”

 

    老爷子又问,“你说建明和英这边……”他多少还抱着一丝希望。

 

    “这事咱做不了主,他们要是愿意告诉长宁,是情分,不愿意说,是正该。谁也说不出什么来。壮壮是咱家送出去的,是他们两口子养大的。”

 

    *

 

    “长宁,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回屋再喝点水吧,你姐大概也快回来了。”陈爸爸搬着板凳正想回家,就看到林长宁出来了,胡同里没有路灯,光线不明,他也就没看出林长宁脸色和之前有什么变化。

 

    林长宁说,“壮壮还等着门,我就先回去了,这么近,明天再过来一样的。”

 

    “路上黑,我给你拿个手电筒再走。”

 

    “姐夫,这么大的月亮,我看的清楚,不用拿了。”

 

    “那我送你到村口那里。”

 

    陈爸爸看着人拐上进镇的路才回来,到家的时候,陈妈妈正在洗漱,“刚才长宁来了,待了没多大会,又走了。”

 

    陈妈妈疑惑,“这么晚了过来,没说有什么事?”

 

    “我问了,不过他没说。”

 

    陈妈妈想想说,“没说那就算了,明天我再问问。”

 

    林长宁这边,他刚拐上进镇的道路,就看到前面有人打着手电筒过来,“小舅。”

 

    “怎么出来了?”

 

    “我想你应该是回家了,出来接接你。”陈安修刚洗完澡,穿着短裤和T恤,拖鞋在山路上踩地啪啪响。

 

    林长宁因为他这贴心的举动,心情稍稍回温,“走吧,咱回去吧,壮壮。”娘说的对,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挽回的,是他太过奢望,竟然因为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巧合就奢望壮壮会是那个孩子。

 

    *

 

    八月是桃子成熟的季节,陈家的山上有毛桃,还有五六棵树的黄桃,毛桃个头大很清甜,黄桃则有些酸口,不过有些人就爱吃这个味道,此外还有一种市场上很少见的桃子,叫硬蜜桃,现在只有婴儿拳头大,又干又涩,一点味道都没有,这种桃子一直要留到初冬的时候才有的吃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三) 下一篇: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