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二)(8)

 

    林长宁切的面条很细,摊放在面板上晾着,陈妈妈过来的时候,他在炒酸豆角,加了肉末和很细碎的红辣椒。

 

    “以前在家的时候都没见你做过饭,什么时候有这手艺了?”陈妈妈问,长宁是最小的孩子,打小就聪明,读书又好,家里人都没怎么让他做过这些活。

 

    林长宁笑说,“在外面那么多年,怎么也该学会那么几道菜的。手艺算不上好,总算还能吃,姐,你一会也尝尝。”

 

    “我还想着壮壮今天忙,没人做饭,赶着带了些油饼过来。既然你做了面条哦,我把油饼冰箱里,你们慢慢吃。”陈妈妈打开冰箱把带来的油饼放进去。

 

    林长宁犹豫了一会说,“姐,我过两天可能要回去了。”

 

    冰箱里的冷气打在陈妈妈脸上,冰凉冰凉的,她问,“去美国?”

 

    “恩,回来大半个月了,咱爹现在也没事了,我那边的工作也不能停太久。”

 

    “那下次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

    “说不准,再看时间吧。”

 

    陈妈妈看里屋吨吨还在沉睡,就拿了两个马扎说,“长宁,你和我去院子坐坐。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
 

    他们这个院子因为是放置建筑材料的,面积还是挺大的,各种钢筋板材都在墙边堆放着。山上早晨的空气很清冽,两人在院子里大概坐了有一刻钟,陈妈妈一直没说话,最后还是林长宁先开口的,“姐,你有什么话直说就行,我都听着。”

 

    陈妈妈看他,“长宁,你和我说实话,你心里是不是还放不下那个孩子?”

 

    林长宁不自然地转了下头,“姐,都多少年的事情了,你怎么想起提这个。该忘的,我早都忘了。”他不担心父母会和姐姐说昨晚的事情,所以他推断姐姐之所以这么问,纯粹是巧合。

 

    陈妈妈的嘴里有些发干,她舔了舔嘴唇,没什么表情地说了一句,“那孩子没死。”

 

    林长宁只觉脑子里轰地一声,半天没有任何反应,他愣愣地瞅着这个自小就疼自己的姐姐。

 

    陈妈妈给他确信一样,又说了一遍,“那孩子没死。”

 

    林长宁嘴里喃喃道,“咱娘说死了,我问她很多遍,她都说死了。”

 

    “没死。还活着,今年二十八岁了。”

 

    林长宁点点头,“是二十八岁了,”他抓着陈妈妈的手,语速飞快的说,“姐,那个孩子还活着,那他在哪里?我先去看一眼,我保证绝对不会打扰他现在的生活的。只看一眼就行。”

 

    “你见过他很多次了。”这么多年也该到说开的时候了。

 

    林长宁此时隐隐就有了预感,“姐,你不会是说……”

 

    “就是壮壮。”对上林长宁想相信,又不敢相信的眼神,陈妈妈咬咬牙说,“壮壮就是当年你自己生的那个孩子,我肚子里那个孩子,七个月的时候就小产了。”

 

    作者有话要说:林爸爸终于知道了。如果今天时间允许的话,可能还有一更,先看看再说,现在不敢十分保证。

 

第77章

 

    这个真相迟到了二十八年,二十八年,实在是太漫长了,漫长到足以把人的很多感情都磨灭了,但对林长宁来说,只要让他知道他唯一的那个孩子还活着,对他来说,永远都是喜大于惊,只是等待的时间太久,他不知道此刻应该有什么样的表情才是最适合的,他在想也许该哭一场的,毕竟老天还算怜悯他,但眼睛一直发疼发胀却没有一滴眼泪。

 

    “长宁啊,你难受就哭出来,别自己憋着。我们这些年也确实不该瞒着你一个人。怎么说壮壮也是你生的。”

 

    “姐姐,别说这些了,你们的心思我都明白,如果壮壮一直跟着我,不会比现在更好,你们把他教的很好。”理智上,他很清楚,如果当年壮壮跟着他,以他当时的状态,根本没有能力抚养壮壮,就算勉强把壮壮留在身边,他的学业彻底毁了不说,壮壮也会背上私生子的骂名,绝对不会有现在乐观开朗的性子,道理他比谁都清楚。

 

    但是理智不能代替情感,他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难受,二十八年他注定是错过了,第一次开口说话,第一次学会走路,第一次背着书包去上学,小学,初中,高中毕业,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他什么都没参与过,他甚至不知道壮壮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他有什么小习惯,这些小习惯又代表着什么,他统统不知道,在壮壮最需要亲人陪伴的年纪,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,在他已经长大成人,已为人父的现在,自己的出现对于他又有什么意义呢,不过是打乱他现有的平静生活而已,除此之外,别无用处。壮壮根本就不需要他。

 

    “长宁,你这是做什么?快起来。”陈妈妈一把扯住林长宁的胳膊,禁止他接下来的动作,“你如果真跪下去,是成心让我心里更难受吗?”

 

    陈妈妈死拉着不让,林长宁没在这个事情上继续纠缠,“姐姐,谢谢你和姐夫这些年这么疼壮壮。”

 

    陈妈妈张嘴想说些什么,林长宁打算她说,“姐姐,你先听我说完,我知道当年如果不是你和姐夫答应养壮壮,说不定壮壮就要被送到别的地方了,如果那样,恐怕我像今天这样,想见他一面都不容易,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了。”知道那个孩子还活着,而且他还能时时地看到,他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,“姐姐,壮壮永远是你和姐夫的儿子。”

 

    话说到这里,陈妈妈再也忍不住了,“长宁,你……你这是不准备认壮壮了吗?”

 

    林长宁摇摇头说,“壮壮一个人带着吨吨,已经够不容易了,这些都已经过去多少年的事情就不要给他添乱了,咱们这些做长辈的自己心里明白就行,再说,他跟着你和姐夫,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 

    “长宁,你心里不委屈吗?”

 

    “没什么委屈的,姐姐,壮壮有自己的生活,我也有,如果让我贸然认壮壮,我也挺为难的,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和艾琳他们解释。所以说维持现在的局面是最好的。对大家都好。”只要大家都好就行了,至于他,反正二十八年都过来了,那下一个二十八年,也不是问题。别人或许有错,但最错的是他自己,不能和唯一的儿子相认,是他应得的。

 

    *

 

    “小舅,你是不是没吃饱?锅子里还有面条。”从四点多起来摘桃子,一直摘到快八点,他确实是饿了,就是吃饭快点而已,小舅不用时不时就用那种目光看他吧,虽然他是看不懂那目光是什么意思,但莫名地让人觉得有点压抑,太影响进食速度了。他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极限了,如果再多一分钟,他就要胃痉挛了。

 

    林长宁动手帮他舀了一勺子酸豆角肉末到碗里,又问,“壮壮,你喜欢吃什么,我中午给你做吧?”

 

    陈安修心里犯嘀咕,不是他多心,但小舅这种怎么看也像是经常下厨房的,十指细长,眉目清冷,浑身的儒雅气息,任谁想象,他也是手里拿着本书比端着个锅子更合适。更别说这种小心翼翼中又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讨好的态度,第一眼,太奇怪了,再看一眼,还是太奇怪了,“小舅,天这么热,你别忙活了,咱们中午在小饭馆里吃就行,那里什么都有,你到时候和吨吨一起过来。”

 

    “我给你包鲅鱼饺子吃吧,以前我在外地上学回来的时候,你姥姥就给我包这个。”

 

    “这个太麻烦了,小舅。”用鲅鱼包饺子,光事先挑鱼刺就很费功夫,所以尽管家里人除了吨吨都爱吃,但妈妈都不轻易做,而且做鲅鱼馅儿的饺子,一定要放点韭菜末才好吃,韭菜容易出水,所以需要一边包,一边往里搅韭菜末。

 

    林长宁心里松口气,听壮壮这么说,就知道他不讨厌吃,“也不一定包的成,我待会先去市场上看看有没有新鲜的鲅鱼。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。”

 

    小饭馆里有时候忙起来,下午三四点才能停下来,所以陈安修他们一般都会提早,大概是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就吃午饭,今天陈安修只吃了一个玉米面的小窝头就停下了,连吨吨都比他吃的多,江三爷爷担心地问,“壮壮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怎么吃这么少?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三) 下一篇: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:柴米油盐(一)